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抛售美债,去美元化,能搞定美国吗?

[复制链接]

243

主题

691

帖子

20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2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3-11 10: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8年,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派遣舰艇将法国存放于美国纽联储的4亿美元黄金,一次性地转运回到巴黎的法兰西银行。
此时,布雷顿森林体系风雨飘摇,美元危机持续发酵。
3年之后,国际投机商大肆冲击黄金市场,金价大幅度上涨,美国黄金储备告急,美元崩溃在即。
1971年8月15日,美国尼克松总统宣布关闭黄金兑换窗口,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告解体,美元的霸主地位动摇。
2018年,俄罗斯试图扮演当年法国的角色,清仓式抛售美元及美债,开启了本轮全球“去美元化”的阀门。
此后,德国、法国、意大利、中国、新加坡、土耳其等30多个国家相继加入“去美元化”军团之中。其中,中国已连续抛售美债,减持外汇储备。
2014年,中国外汇储备曾创下3.99万亿美元的记录,之后持续下降,如今维持在3.1万亿美元左右。
中国大概拿出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外汇储备购买美债,目前持有1.12万亿美元左右的美债。
不过,从2018年4月开始,在中美贸易关系的背景下,中国持续减持美债:
2018年4月,减持58亿美元;
2018年6月,减持41亿美元;
2018年7月,减持80亿美元;
2018年8月,减持59亿美元;
2018年9月,减持137亿美元;
2018年11月,减持175亿美元;
2019年3月,减持104亿美元。
2018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已经从上一季度的62.5%降至62.3%,为连续第六个季度下降。
截止到2019年3月的过去12月里,海外投资者总计减持了207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创下最高纪录水平;外国央行已经连续六个月抛售美国国债,抛售额达1700亿美元。
与总量相比,中国目前减持的美债规模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无法对美债市场构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中国依然是美国第一大债权国,持有最大规模的美债。
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比重下降有限,美元依然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国际结算及外汇储备货币。
近一年多来,全球“去美元化”趋势依然值得关注,尤其是在中美特殊时期以及美债持续攀升的趋势之下。
另外,与“去美元化”趋势相反的是,全球包括俄罗斯、新加坡、澳大利亚在内的6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所有货币的外汇储备总额增至11.4万亿美元,其中人民币在全球储备中的比重达到创纪录的1.89%,首次超过加元,跻身全球前五。
从规模来看,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依然非常低。国际货币市场依然是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的天下,其中美元独自一档,是全球第一大“世界货币”。
从趋势来看,若全球加速“去美元化”,中国持续甚至大面积抛售美元资产,是否能够威胁美元及美国的霸主地位?是否能够趁此狙击美债,以制衡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
1960年代,法国总统经济事务首席顾问雅克·吕艾夫就意识到美元的软肋,并建议戴高乐抛售美元、兑换黄金,狙击布雷顿森林体系。



戴高乐与美国死磕到底,多次高调地从美国运输大量黄金回法国,并掀起了西方世界抛售美元的大潮,最终成功抽空美国的黄金储备,击垮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此后历经三次贬值,沉沦十年,霸主地位被动摇。美国陷入长期滞胀泥潭,并在冷战中且战且退、转攻为守。
如今特朗普四处出击,试图改变世界秩序,中国能否如法炮制,世界是否会继续抛售美元,大幅度“去美元化”能否击溃美国国债及金融市场?
战略性去美元化 | 策略性投资优化
本轮去美元化,属策略性投资结构优化
首先要识别最近一年多,全球去美元化,是战略性减持还是策略性的投资优化。
二战之后,国际上有两次战略性去美元化:第一次是1960年代,以法国为首的反布雷顿森林运动;第二次是1999年欧元的诞生。
这两次战略性去美元化,都对美元的统治地位构成了一定的挑战。



美元的霸主地位源自布雷顿森林体系。1944年,法西斯大势已去,美国召集西方主要国家,在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会议,商讨构建新的国际金融秩序及货币体系。
会上,美国代表、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怀特提出的“怀特计划”,与英国代表、经济学家凯恩斯提出的“凯恩斯计划”争锋相对。
最后,“怀特计划”胜出,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全球唯一的外汇储备货币。
这是一个固定汇率体系,美元负责与黄金挂钩,固定比价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其它国家,即国际货币基金成员国的货币与美元保持固定汇率。
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一个以美元为核心的金本位体系。当时的世界,还属于金本位时代。美国在二战后,控制了资本主义世界70%以上的黄金储备,总量高达21800吨。
这就是美国人的底气。
英国被二战掏空,没有大量黄金做支撑,凯恩斯提出了一篮子商品货币计划,不敌怀特计划。
这个体系促使美元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世界货币”,统治着全球金融市场。
戴高乐曾经指出:“美国享受着美元所创造的超级特权和不流眼泪的赤字。他用一钱不值的废纸去掠夺其他民族的资源和工厂。”
不过,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存在致命缺陷。
早在1960年,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特里芬在《美元与黄金危机》一书中指出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内在矛盾。他认为,如果美国保持贸易持续顺差,那么国际上就缺少美元,美元无法起到世界货币的作用;如果美国保持持续逆差,那么国际上美元富余,美元的信任将受到挑战。这就是著名的“特里芬难题”。
后来1960年代的走势正如特里芬所料。美元要维持强势,定然导致美国出现巨额贸易与政府赤字,美元则会出现信任危机,其它国家的政府则拿美元兑换黄金,加速美元贬值和金价上涨,最终冲垮了布雷顿森林体系。
戴高乐当时就抓住了“特里芬难题”的要害,从1965年开始从美国兑换了几千吨黄金。同时,德国、西班牙等国家都向美国提取黄金,抛售美元。
到1970年,美国的黄金储备减少了超过一半,剩下9838.2吨。当时,美国拿4亿盎司的黄金收回了140亿美元,而如今这批黄金价值高达4500亿美元。
本轮战略性去美元化,美国显然损失惨重。更悲催的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世界进入浮动汇率时代,美元不再是唯一的储备货币,德国马克和日元崛起,英镑重新纳入外汇储备体系。美元持续贬值,雄风不再,在巴黎,连乞丐都嫌弃美元。



第二次战略性去美元是欧元的诞生。
二战之后,欧洲在美苏冷战的夹击之下,戴高乐奉行戴高乐主义,积极拉拢联邦德国,试图北御苏联,南制美国,同时反对美苏对欧洲的渗透和控制。
这就加速了欧洲一体化。1999年,欧元诞生,成为美元最大的竞争对手。
在欧元的“冲击”之下,美元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由高点73%回落至2008年危机后的62%,而欧元的占比则由18%升至高点28%,基本上抢占了美元丢失的份额。
除了以上两次战略性去美元化,其它时间基本上属于策略性的投资组合调整。比如,欧元占比最高时期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但欧债危机爆发后,各国央行降低了欧元储备,增加了对黄金的储备。又如,2014年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各国央行又增加了对美元的储备,美元的全球外汇储备规模增大。
我们看最近这一年的全球去美元化。
俄罗斯是本轮去美元化的推动者。从俄罗斯的角度来说,这次清仓式去美元可谓是战略行为。2018年至今,俄罗斯央行减持了将近一半的美元资产,美元资产比重从46.3%下降到21%左右,如今只剩不到1000亿美元。
但是,俄罗斯的美债体量太小,几乎对美债市场不构成任何影响。若加上中国、土耳其、日本、巴西等国的减持,美元资产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由2016年末的65%下降至如今的62%。这一期间欧元、日元以及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储中占比,分别提高1.4、1.0、0.8个百分点),基本上取代了美元资产的降幅。
同时,近8年来全球央行不断增持黄金资产,特别是2018年央行对于黄金的增持力度为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的最高水平,达到652吨。
虽然中国、日本、巴西、爱尔兰和英国五大美债债权国,都不同程度地减持了美元资产,但是并不构成战略性减持,更多的是策略性投资组合优化及调整。
本轮适度减持美债,主要投资意图应该有三方面:
一是美债规模持续增加,风险上升。在2018年底,两党就债务规模上限展开博弈,此时不少国家都选择适度减持美债。
二是中美贸易关系复杂多变。2018年以来,特朗普就贸易问题,与多国死扛,各国央行为了规避风险,对资产结构进行优化。
三是美联储加息。2018年美联储连续四次加息,美国国债收益率趋平甚至部分出现倒挂,令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未来经济可能陷入衰退,美股可能暴跌。
综合以上,最近一年多的全球去美元化,只是短期策略性投资调整,主要考虑的投资收益及安全。
具体看中国的投资策略,中国持有的美债规模在2016年底触底,接近1万美元左右。换言之,虽然在过去一年,中国持续抛售美债,但与2016年底相对比,我们依然增持了1000亿美元左右。
再看日本,早在2015年初开始,日本就不断地减持美债规模,从第一大债权国降至第二位。但是,在2018年11月,中国较大规模减持时,日本反而增持了美债,增持量达181亿美元,基本上吃进了中国的抛售量。目前,日本持有的美债与中国相当,为1.04万亿美元左右。
所以,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都属于投资组合的优化,不属于战略性减持。
不支持战略性减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元资产依然是全球投资收益最稳定、最安全的资产。
如今,西方世界,美国经济独领风骚,欧洲依然没有走出欧债危机的困扰,德国经济持续下滑,英国退欧麻烦不断。欧元、日元、英镑以及其它国家的货币,都无法对美元构成战略性替代,美元资产依然具有相当的投资吸引力。
信用本位比较优势 | 金本位绝对优势
美元资产,是全球“最不烂”的投资品种
为什么1960年代的战略性减持美元能够成功?
最重要的原因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致命的缺陷,即特里芬难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实际上是金本位的崩溃。金本位实际上无法支持大规模增长的国际贸易及金融交易。所以,当时美元扩张是必然要求,美元贬值,黄金比价被突破也就必可避免了。
在金本位时代,黄金是硬通货,货币价格是刚性的。法国政府拿着美元即可向美联储兑换黄金,若黄金价格上涨,美元则会被抛弃,美国的黄金储备则会减少。
所以,金本位货币强调的是绝对优势,即有多少黄金储备。谁黄金多,谁说了算。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国的黄金储备被掏空,美元不攻自破。
所以,法国戴高乐政府以及国际去美元化行动,只是推翻金本位体系的外在推手。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世界进入了信用货币时代。
信用货币的竞争规则,与金本位完全不同。金本位是绝对优势,信用本位是相对优势。信用货币不需要刚性兑付黄金,只需要保持相对价格稳定,建立相对信任优势即可。
美元霸权被终结之后,美国国运不济,陷入十年左右的滞胀危机之中。这时,美元如何重振雄风?
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之后,西方世界普遍陷入高通胀、低增长,国际投资市场大举抛售美元,购入大宗商品以规避通胀风险。此时,美元疲软,美国资金外流,石油、黄金受到追捧,日元和马克崛起。
1979年,保罗·沃尔克执掌美联储后,对美元下了狼虎之药,大幅度提高了利率,采取极度紧缩措施。美元在外汇市场上应声大涨,国际资本是否会重新回到美国?美元能否一扫颓势,重新确立霸主地位?
当时美国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人希望借大宗商品避险然后熬过通胀,而国外投资者希望借助美元熬过通胀。只要美元升值强大起来,“全世界将会疯狂抢购以美元计价的资产,特别是美国财政部债券。这样国内流动性问题和财政赤字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美国财政部官员拉特里奇根据蒙代尔-弗莱明模型,构建了“供给学派热力学”模型。在这个模型中,拉特里奇预测,“大约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转入债券、证券和股票市场”,可能迎来大牛市。拉特里奇将其概括为“美好场景”。
1982年冬天,国际资本开始流入美国股市及房地产市场,美股开始上涨并迎来了几十年的史诗级大牛市。美国也告别了通货膨胀,在里根改革的推动下,经济逐渐复苏,并迎来了持续增长。



所以,从里根政府开始,美元强势回归,重新稳住了霸主地位。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信用货币时代强调的时候相对优势,即谁家的资产没有那么烂,而不是谁家有多少黄金。
即使美国还处于滞胀泥潭之中,经济尚未复苏,但是国际资本也渴望买入美元资产以避险,毕竟其它资产更不靠谱。黄金,价格飞涨,风险越来越大。石油,掌握在阿拉伯人手上,垄断性强,不稳定性高。英、日、德还无法与美国抗衡,同时也备受滞胀危机的影响。
当美元紧缩之后,通货膨胀下降,美国资产成为“最不烂”的那个,国际资本大举进入美国国债、房地产以及股票。
2008年的情况也是如此。虽然2008年经济危机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但是由于危机波及全球,亚洲、欧洲经济遭遇打击,欧洲还陷入债务危机。
危机爆发后,主要国家央行降低了对美元的储备,但是没有出现大面积减持。主要原因是,美元资产依然还是“最不烂”的那个。当时,美联储量化宽松,日本央行和中国央行提供大量流动性,欧洲资产更加不可靠。虽然很多人痛恨美元贬值导致外汇储备损失,但是其它国家的货币贬值风险更大。
所以,美联储量化宽松一结束,主要国家央行又大量购入美元。
如今的情况有些类似。当前国际贸易环境扑朔迷离,美国国债规模令美国人自己都感到不安,但是美国依然还是西方世界中经济增长最快的,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后,美元资产依然是最坚挺的。这些都支撑着,美元,依然是“最不烂”那个资产,依然具有相对优势。
所以,不支持全球战略性减持美元的第一个理由是美元资产,依然具有相对竞争力。全球主要国家依然将美元资产作为首选,全球央行仍然大量储备美元以降低外汇风险。
即使中国及一些国家抛售部分美债,也会被国际买家吸收。
去年年底,除了日本开始增持美债外,法国也是一个大买家,环比增持美债222亿美元,至1316亿美元。
2018年10月,海外持有者共减持了260亿美债;11月,海外持有者又增持了40亿美债,国际资本净流入310亿美元。
另外,美国家庭也是美债的积极持有者。截至2018年12月9日,美国家庭对美债的投资总额跃升至创纪录的2.28万亿美元,这是自2010年以来首次超过美联储自己持有的2.24万亿美元的国债。
美债的流动性相当好,日均交易量达数千亿美元。美债市场就像一个汪洋大海,国债、MBS、企业债的规模都很大。如果减持量不是很大,很快会被买方吸收,很难做空这个市场。
总体上来说,美元在全球外汇市场中的占比有所下降,国际市场小幅减持美债,但是下降规模不大,且流动性极强,属于技术性回调。
第二个理由是中国不具备大规模减持美元资产的条件。
中国采取结售汇制度,企业及个人的外汇必须卖给银行,由央行旗下的外汇管理局统一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来自贸易顺差、外商投资、外国贷款以及热钱流入,其中规模最大的是贸易顺差和外商投资。
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并不完全是国家的资产,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外商及企业的资产,暂时由外汇管理局管理。如果外商要兑换并转移到国外,这笔钱还得随时兑付给外商。理论上,个人也可以兑换一定的额度。
外汇管理局不能大规模抛售美元资产,否则会陷入兑现危机。这就相当于,你把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获得了一笔贷款,银行不能将你的房子出售或随意处置,你还本付息之后,银行还必须把房产证归还给你。
另外,外汇管理局还得想办法经营好这些美元,如果美元贬值或者外汇投资亏损,国家就必须填补这块亏空。
所以,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一不能随意处理,不是想抛售就抛售;二可以抛售一定规模的美债,置换其它资产,如欧元资产,但是由于美元资产可信度高,依然要保留相当的美元供外商及企业兑换;三还得经营好、投资好这笔外汇资产,如果亏损则需要国家垫付。
外汇,是一项慎之又慎的投资。
规模上,中国目前有3.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纵观全球,容得下这么大体量、流动性好、风险低的投资品种极为有限,美债是首要选择。
结构上,中国外汇储备中币种分布为美元65%、欧元26%、英镑5%、日元3%左右。如果美元比重过低,则很难满足兑付需求。
第三个理由是如果大规模减持美债,中国将面临外汇储备风险和人民币汇率上升的风险。
中国若像俄罗斯一样大规模减持美债,置换成非美元资产,如人民币资产、欧元资产、日元资产,那么外汇储备将大规模缩水,甚至陷入亏空,结构风险也将增加。
外汇储备是一国外汇市场的稳定器,如果外汇储备过度,或结构不合理,则很难抵御金融市场的冲击,尤其是美元升值的压力。
如果大规模抛售美元资产,同时买入人民币,那么人民币的汇率将上升,这就加大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正常情况下,本币快速升值或贬值都是不利的,外汇市场的稳定是关键。抛售外汇带来的汇率市场风险,很容易波及出口制造业以及金融安全,甚至可能引发金融战争。
如果短时间内大量美债被抛售,那么美联储定然会吸收美债以维持债务市场稳定。届时,美联储购入长期国债增发美元,美元贬值,其它国家的外汇储备受损,本币升值,汇率风险大增。
美国债务风险 | 国际收支失衡
美元美债,将世界绑在一辆金融战车上
那么,美国到底有没有弱点?
有的,美债。



关于美债,目前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一是美债是一笔划算的投资。
首先,债务规模本身不是问题,关键是收益率要大于利息率,借来的钱要还得起。目前,美债的平均收益率在3%以内,而美国跨国公司在全球的收益率都在15%以上。
换言之,美国向全球借美元,然后又在全球投资。这个大循环的投资收益率在10%以上。所以,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借钱是一笔划算的生意,而且不存在太大的风险。
其次,美债是美国金融帝国的压舱石式资产。由于乘数效应的存在,美债相当于做大了美国的金融资产,是美国金融繁荣及高收益来的保障。从金融的角度,美债也是一笔非常划算的生意。
第三,联邦政府依靠大规模国债融资,然后投资于军事、国防、基础设施、社会保障以及公共用品,从而维持了美元的信用,增强了世界对美元的信心。
事实上,在1960年代,欧洲各国政府抛售美元时,美国就提出警告。美国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大规模赤字,是因为美国承担了欧洲的防务。若撤出欧洲防务,美国立即就能够实现预算平衡。不过,美国的威胁也无法阻挡欧洲各国政府兑换黄金,因为当时执行的是金本位。
如今情况有所不同,一些国家即使因美债规模而担心美元风险,但是美国在军事、经济以及政治力量上给予美元足够的支撑。与其它国家相比,建立在债务规模之上的美元,依然具有相当的信任度。
反过来,只要世界各国信任美元,美元资产包括美债,就会受到国际投资者的信赖和追捧,从而又促进了美债融资。只要美元一直保持稳定,美国就可以通过扩张美元来还债。
从美元到美债,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懈可击的闭环。
第二种观点是,美元和美债相互兜底,但都是空对空。
目前,美国国债是美联储的主要资产,美联储持有超过2万亿美元国债,并以此来发行美元。反过来,美债之所以受信任,是因为美元是全球第一大货币,拥有相对更好的信用。如此,美元和美债相互兜底。
但如果美债崩盘,那就意味美联储的资产将大幅度缩水,美元将陷入危机;或者,美元陷入危机,大幅度贬值,那么美债可能被大规模抛售。
问题是,美债或美元如何才会陷入危机?
美国的大规模赤字始于里根政府,里根增加了1.86万亿债务,此后老布什增加了1.55万亿,克林顿增加了1.4万亿,小布什增加了5.85万亿,奥巴马增加了8.59万亿,特朗普到目前为止增加了4.78万亿。
目前,美债规模高达22万亿美元。预计,2018至2021财年间,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将增加4.78万亿美元。
不过,我们应该关注到,过去三十多年,美债大规模上涨的同时,美国的金融资产快速膨胀。从里根政府开始,美国借助强势美元的优势和浮动汇率的机会,大力促进金融自由化以及金融混业,房地产、股票、信托、期货、基金以及各种金融资产大规模膨胀。
所以,美国的金融业账本中,一边是庞大的国债,一边是更大的金融资产。只要金融资产负债表长期保持健康、良性,那么这种借债模式可以持续。但是,今年政府停摆期间,美国各界包括金融界都对如此大规模且快速膨胀的美债感到担忧。
这里主要存在三种风险:
一是金融系统的不稳定性。
美国经济学家明斯基提出金融不稳定假说,他认为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体系内部存在不稳定性和脆弱性。明斯基认为,受经济周期的冲击,金融危机不可避免。
金融市场存在明显的乘数-加速效应,当市场波动时,金融市场的反应往往会“超调”,可能引发金融资产价格的大幅度波动,还可能冲击实体经济。
二是债务经济达到杠杆极限时崩溃。
理论上,信用资产有限,杠杆率存在极限,一旦债务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无法继续加杠杆,那么这种模式将无法持续。这是目前对美国债务模式最大的担忧。
美国联邦政府大规模借债,实际上在透支美元以及这个国家的信用。只是目前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数据或指标能够准确反映这个国家的信用资产。债务规模达到多少,才是美国公共信用的极限?
三是经济结构失衡。
根据历史经验,金融产值占GDP的比重达到一定程度则容易诱发金融风险。其中的逻辑是,金融过度繁荣,导致资金空转,投资收益率下降,实体经济空心化,产出降低,整个国家的经济产值存在巨大的金融泡沫。
综合以上三点,我们无从知晓美债达到多少规模才难以为继,美国的风险会出现在美元上还是国债上,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大规模的美债以及美元,都坐在美国金融市场的火山上。谁也无法预测金融危机的到来,若金融危机爆发,美债或面临崩盘的风险,美元也将遭遇贬值危机。
这一点,几乎是美国经济学界的共识,也是特朗普政府真正担心的。
理论上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时,就是美债模式被终结之时,美元的霸主地位或受挑战。
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美元及美债已经将全球绑在一辆金融战车上。如果美国爆发金融危机,那么全球都将难以幸免。
典型例证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2007年,美国因金融过度繁荣,负债率过高,爆发次贷危机,次贷危机又引发全球金融危机。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亚洲、欧洲都受到严重的波及。当时,虽然不少国家都在减持美元及美债,但是随着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以及美国经济复苏,美元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又上升,美债、美股以及金融市场又非常繁荣。
十年过去了,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但是欧洲依然还在危机的泥潭中挣扎。随着美元进入加息周期,新兴国家的危机才刚开始,土耳其、阿根廷都遭遇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
所以,即使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或其他国家去美元化、集体抛售美债成功狙击美国,全球经济必然遭受重创。
在当今世界主要国家的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美元是主要资产,不少国家的央行大量使用外汇占款发行货币。某种程度上说,很多国家的货币都有美元本位色彩。如果美元遭遇危机,各国货币也将面临风险。
根据美元的比较优势,美国还可能通过美元贬值转嫁危机,经济率先复兴;经济复兴时,美元加息,又可能引发其它国家的货币危机。如此,美元依然保持相对优势,依然是“最不烂”的资产。
当然,美国并不想看到,金融危机再次发生,或者再次在美国爆发。
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试图缩小贸易逆差,改变国际收支失衡的局面,扭转美国经济结构失衡的局面。
广义上,特朗普的做法实际上在修正里根大循环,改变金融过度繁荣,出口制造业衰退的趋势。
狭义上,特朗普试图降低美债风险,保持美元信用,抑制潜在的金融风险。
虽然特朗普也在大力借钱,但是他的做法是想调整美债的债权结构。具体的做法是,降低贸易逆差,将更多美元通过国际收支平衡的方式回流到美国,而不是资本账户的方式,即出售国债的方式回流美国。他试图改变经常项目赤字、资本项目赤字“双赤字”的局面。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最大的好处是,贸易逆差缩小后,美国国内的美元更加富余,美国政府可以在国内获得融资,美国人成为美债的主要债权人。实际上,这是在向日本的借贷模式靠近。日本的债务规模也很大,但是日本的债务融资基本上来自国内市场。
这样美国的债务风险可以降低,国际收支更加良性,金融风险也更加可控,美债和美元也更加安全。
所以,特朗普发动贸易战,试图重构金融体系,表面上是为了缩小贸易逆差和发展制造业,实际上是为了修正里根政府以来的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调整经济结构,规避金融风险,尤其是潜在的美元及美债信任危机。
本质上,当今的世界经济被美国垄断,金融市场被相对优势的美元主宰。要破题,只能期待他国经济崛起,欧元、英镑、日元以及其他货币更强势,促使全球结算及外储多元化。
但货币市场具有明显的网络效应,一家独大是常态。所以,国际货币问题,是核心问题,也是难解之题。


参考文献
【1】中国“6连抛”,中国还是第一持债国吗,一牛财经;
【2】全球央行“去美元化”的影响,轩言全球宏观;
【3】明斯基时刻,兰德尔·雷,中国出版集团;
【4】债务危机(音频课程),清和,智本社。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696

帖子

208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88
发表于 2020-3-11 10: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行了,金融名词太多、太专业了,实在看不懂了,看不下去了,但是感觉写的挺好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07

帖子

183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39
发表于 2020-3-11 10: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那么多其实就一句话:美国本土安全造成的假象。之所以美国资产不是最烂,就是两次世界大战都未波及美国本土,不仅带来大量财富和人才,还让全世界都觉得安全,认为美国本土不会受到大规模打击,资产自然有保障,都来此避险。一旦美国本土不安全了,会有遭受大规模战事影响,经济就会一夕崩盘。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积极搞乱其他国家的原因,显得其他国家更烂更不安全,美国经济就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7

主题

681

帖子

20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65
发表于 2020-3-11 10: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真。真一下垮了接盘都没有。手里的债券全归零。垮必须有个过程的。美国会慢慢衰落、相对中国和世界而言。一家独大维持不了长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7

主题

694

帖子

211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17
发表于 2020-3-11 11: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短时间内不可能去美元化,因为目前还没有其他的货币拥有足够的公信力可以让世界各国信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673

帖子

203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31
发表于 2020-3-11 11: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全球政要被刺杀的新闻将会经常看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022天津网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